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武侠 • 仙侠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琥珀之剑

兴發娱乐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6-12-31  作者:绯炎
 
布兰多看到那头怪兽时,眉头便微微皱了起来——那正是加尔姆子嗣。看起来,他好像已经明白了谁才是这场惨烈战争的最后胜利者。青铜一族在这里与黄昏、亡灵一场大战之后,数千年的时光中竟在海姆冥界蛰伏了起来。

它们果然并未消亡,但布兰多好奇的是:它们究竟是在克莱丝离开她的神国之前,还是在那之后来到了此地。

但布兰多心中实在是忍不住吐槽另一件事,那就是布加人给的信息究竟有多少是靠谱的?这究竟是什么鬼扯的知识的守护者,现在他开始怀疑萨萨尔德人的先辈之所以从巴贝尔要塞之中流落到凡世,是不是被神民们贬出白银大图书馆的。毕竟在天青之战后,巴贝尔要塞还维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才正式寿终正寝。

而以这个工作态度来说,实在是太有可能。

布兰多和其他人回过头去,黑暗之中出现了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远远地数过去,成千上万。任何人被这么多散着绿光的眼睛注视着也会毛骨悚然,何况是在这诡异的环境之下,梅蒂莎、伊莲、茜与安德丽格等人下意识地靠拢了过来。

小母龙与芙罗法也露出了她们的龙翼,将几个施法者保护在圈内——这是巨龙在人形态下最直接的一种警告姿态。不过一金一银两对鳞翼,在微光之下倒是颇为好看。

“怎么办?”夏尔低声问道。

“这还能怎么办?”布兰多已经从背后抽出了圣剑奥德菲斯,剑刃在冷光下闪烁着淡淡的光辉:“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但不知是不是加尔姆的子嗣也听懂了他的话,一声长嗥,骨山之上的恶犬之后已经飞扑而下。那一幕简直令人震撼,就像是数不清的耗子一涌而下,汇聚成了滚滚的洪流,不过与老鼠们不同的是,这是一种攻击性极强的魔物。

远在十米之外,魔犬加尔姆便已经张开獠牙扑了过来。

夏尔手中的法杖向前一伸,那头恶犬便倒飞了回去,与它后面的另一头同类滚成一团。大约是觉得这么做卓有成效,夏尔干脆念念有词,施展了一道法则墙放在前面,一道无形的波纹荡漾开来,魔犬接二连三地撞在上面,转眼之间便堆了厚厚的一层。

其他人见状也有样学样,布兰多将手中的光球丢给蒂亚,同时张开左右手,空间力量立刻在左右两边铸成不可逾越的壁垒。至于掌握着灵魂要素的墨德菲斯与安德丽格,她们的灵魂之网在这里也颇为好用。

“走哪边?”夏尔回过头大声喊道。

“蒂亚!”布兰多则喊了一声。

“啊?喔——!”蒂亚慌忙看向自己双手捧着的光球,一道光柱射向前方,但让她哭丧着脸的时——这道光柱照在前面的狗肚子上。法则墙外叠起了罗汉的魔犬早已完全挡住了她的视线——虽然小姑娘努力踮起脚尖,但也无济于事,只能焦急地喊道:“领主大人,我看不到……!”

布兰多摇了摇头,一把拎起她的后领,将她提了起来放到自己肩膀上。蒂亚终于眼前一亮,连忙大喊道:“在那边在那边!”

“说人话!”布兰多没好气地喊道。

“就是有很多宫殿群那边!”

“是埃琉德尼尔。”梅蒂莎马上答道,此时一头漏网之鱼从交错的灵魂之网的缝隙间钻了进来,精灵小公主反手一枪,便将之捅了个对穿。

众人立刻向亡月女神的神国方向杀去,虽然以他们的实力倒不惧这些低阶魔物——但谁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有多少这鬼玩意儿,甚至于背后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何况就算他们有力气将这些东西杀个干净,可也没那么多鬼时间。

布兰多很快引其他人杀开一条血路,伊莲则在后面召来藤蔓阻拦狗群的追击,一群人很快进入了埃琉德尼尔神国的范围。前方很快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阶梯,阶梯向上通往迷雾之中的宫殿群。那里就是亡者之阶,在在神国鼎盛的时期,这条亡者之阶上曾徘徊着数不清的幽魂,它们皆是克莱丝的臣民。

不过此时今日,众神早已离世,由黄昏之龙所控制的克莱丝也不过只是一个失去了Tiamat法则力量的傀儡。埃琉德尼尔的神国此刻已是上万年没有过外人的光临,放眼所见一片荒芜空寂,仿佛死域——远处遮掩在迷雾氤氲之中的圣殿,也是凄凄切切一片废墟的景象。

蒂亚坐在布兰多肩头回头望去,小脸白——背后加尔姆子嗣仍旧穷追不舍,在迷雾之中滚滚犹如一条灰色的洪流。更让她害怕的是黑暗之中数不清的眼睛,远远看去竟像是星河一般。

一头加尔姆子嗣扑了过来,吓得她尖叫一声丢出了一团火球,但火球非但没炸开那头恶犬,反而让更多的加尔姆子嗣狂怒起来。

布兰多回头一看,略微估算了一下距离,反手拔出圣剑奥德菲斯,一剑挥了回去。一道金光乍现,剑光的两弧竟长达数千米之长,它飞过了几十尺的距离重重落在亡灵之阶上。咔嚓一声巨响之后,在一片轰隆隆如雷声一般的轰鸣声中,亡者之阶竟在众人眼前轰然断裂,跌落入无尽的深渊之下。

这一击彻底阻断了加尔姆子嗣追击的道路,数不清的恶犬更是一同滚落入悬崖之下,哀嚎声几里之外都清晰可闻。

安德丽格与墨德菲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吸血鬼少女甚至有些失态地大喊了一声:“大人你疯了吗,这里是亡者之阶!是克莱丝大人的圣所!你怎么可以这样,女神大人不会放过你的!”

布兰多看了她一眼:“你的女神大人早在一个时代之前就离开这里了。”

“可是……”

安德丽格张了张嘴,那张有些鲜艳欲滴的唇瓣蠕动了一下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她有心反驳一下这大逆不道之徒,可又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来。

这时远处黑暗之中又传来另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那是一片轰隆隆建筑倒塌的声音,众人不由向那个方向看去,只见黑暗之中埃琉德尼尔的神国的西侧忽然整体坍塌了下去,大约三分之一的区域彻底消失了。

“看起来克莱丝暂时没工夫找我们的麻烦了。”布兰多看着那个方向说道。

安德丽格一脸惊怒之色。

蒂亚则张大了嘴巴:“女、女神大人真的怒了!”她话音未落,弥漫的烟尘背后,忽然冒出了一个巨大的头颅。

那头颅近乎有三层楼那么高,长长的耳朵高高地竖起,两团散着幽光的眼睛,像是两轮圆月——当它注意到布兰多等人时,咧开嘴露出两排雪白的獠牙。

那显然是一头犬科动物,或者不如说是来自于地狱的猎犬,若说它是加尔姆子嗣,但它显然要比加尔姆子嗣大不知道多少倍。这头猎犬摇晃着脑袋将身上的尘埃与碎石甩开,隔着几里的距离便有一些石块飞射而至,稀里哗啦地落在台阶之上。

然后巨犬渐渐舒展了身躯,缓缓站了起来——

那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山峰。

夏尔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那是加尔姆的本尊,末日恶犬。”梅蒂莎在一旁轻声补充道。

“那可是神话中的恶犬,我们是它的对手吗?”夏尔问道。

布兰多摇了摇头,加尔姆的实力恐怕也就和所罗门不相上下,在Tiamat法则的支持之下他真不把这玩意儿放在眼里。但那毕竟是近神的存在,他们没那么多时间和这东西浪费。

“墨德菲斯,你是亡灵,应该比我们更熟悉永眠地,带其他人去女神的圣所,我不相信它连圣者之遗也进得去。”他说道。

“克……克莱丝大人的圣所?”墨德菲斯这辈子没听过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他下意识地看了自己的姐姐一眼:“可是……”

“带他去。”安德丽格却已经冷静了下来,她看了布兰多一眼,没好气地答道:“要是女神大人在那里,正好一刀劈死这个大逆不道的家伙。”

“你们的女神大人现在可未必是我的对手。”布兰多还有心情开玩笑。

吸血鬼小姐气得牙齿咯咯直响。

墨德菲斯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这时加尔姆已经完全苏醒了过来,它眼中的光芒变得更加明亮起来,直起身来轻轻一跃,便跳到了与他们极近的地方。一座圣殿建筑在这头魔犬的踩踏之下倒塌,它在烟尘弥漫之中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布兰多等人。

布兰多感受着地面的震动,他放下蒂亚,抬起头看着这庞然大物说道:“你们先走,我来拖住这家伙。”

“领主大人?”蒂亚眼圈儿都红了。

“别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布兰多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不是我的对手,你们给我节约时间。”

众人这才恍然,布兰多则让罗帕尔留下来配合自己作战,其他人分散进入了圣殿之中。但加尔姆显然不打算放走任何一个人,当它看到墨德菲斯动身时,直接便向那个方向飞扑了过去。

“找死!”布兰多没想到东西竟然敢无视自己,这头蠢狗的脑子看起来好像确实不大够用。他举起奥德菲斯,一记闪剑便杀了过去。

黑暗之中一条耀眼的金线闪过,加尔姆警兆顿生,生生地止住了步伐。金线堪堪切在它爪前不到十尺之处,一声沉闷的震响,沿着那条分明的细线,整个圣殿群几乎都向下沉了半寸。

加尔姆这才回过头来,眼中闪动着寒光注视着布兰多。

布兰多也不和它废话,身形连续三次闪烁手中圣剑直指向加尔姆的头颅。末日恶犬尖嚎一声,同样一爪向布兰多挥来——剑与爪在半空中交击,竟划出一道火花来。

布兰多愣了愣,不信邪地反手再斩三剑,同样是三条金线扫过,火花四溅。

“这东西得多硬?”布兰多脑子里不由得闪过这个念头,他自己身的力量早已趋近于极致,手中更是金炎圣剑,剑锋由空间法则加持,一剑下去竟只在这狗爪子上划出一条火花?

在这一刻,布兰多才算对青铜一族的实力产生了一个切身的认识。

不过没关系,剑不够用还有拳头。布兰多反手收剑,直接一拳轰在加尔姆的爪心软肉之上,那一刻他身后的法则之线一闪即逝,加尔姆惨叫一声,掌心上的血肉轰然炸裂开来。

这就是所谓大也有大的坏处,这头蠢狗的爪子虽然坚硬无比,但它狗爪子之上也并不是每一处都是角质层。

不过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加尔姆竟然也仍旧能展开反击,反手一爪,重重地扫在布兰多身上。后者就像是一颗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坠入远处圣殿群之中。

不过这一击非但没让加尔姆好受半分,反而让它更是暴跳如雷,因为它收回爪子,现坚硬的鬃毛已经烧焦了一片,爪子上几乎要渗透出金色的火焰来。

废墟中,布兰多一个翻身便站了起来。他略微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身上的的金色纹理熊熊燃烧着,遍布他全身上下。这就是圣堂骑士的金炎圣血,荆棘冠冕,以他的防御力与恢复能力来说,加尔姆这一爪子击中他所受的伤起码比他重十倍。

也就是说如果他乐意的话,就是站在这里加尔姆放开手攻击,先死的也一定不会是他。

不过布兰多可没这个时间,他看了看暴跳如雷的加尔姆一眼,耸耸肩便向圣殿上方走去。对方一爪子倒是帮了他不少忙,至少省了跑路的时间。

他才刚一转身,加尔姆便出一声愤怒的咆哮,再一次扑了上来。布兰多早料到这头蠢狗不肯善罢甘休,干脆连头都懒得回,只高喊了一声:“罗帕尔!”

“在。”火爪蜥蜴人领主答道。

一道金色的火焰忽然从弥漫的大雾之中破雾而出,正中加尔姆的头颅。

报偿——瞬间/法术,结算此回合中所受所有伤害,对目标生物造成同等伤害。若牌手拥有任意怒意指示物,则移动所有怒意指示物,以此方法每移除一个怒意指示物,则此牌减去同样数量的法力消费。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那头可怜的末日恶犬又再一次翻滚着跌了回去。这一次所受的伤总算让它伤筋动骨,半天也没能再站起来。

罗帕尔面无表情地向布兰多伸出手来,布兰多抬起头露齿一笑,稳稳地抓住它的手。火爪蜥蜴人领主向上一带,便把布兰多拉上了圣殿的台阶之上,两人看了下方弥漫的烟尘一眼,转身向后走去,并肩进入了埃琉德尼尔神国的最中央。

前方就是克莱丝的起居地,亡月的圣所。

其他人正在台阶上方的平台上等他们两人,蒂亚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下面,问道:“那大家伙不会再追上来了?”

布兰多看着亡月圣所正门外的两座手持巨镰的死神雕塑,答道:“它大可以试一试,不过我觉得它没这个胆量。”果然,蒂亚再去看下面的圣殿群时,加尔姆在废墟之中愤愤地徘徊了一阵,但终究没有敢追上来。

显然这东西是曾经吃过这里的亏。

“看看信标,蒂亚。”布兰多提醒她道。

蒂亚赶忙从袖子里拿出那个光球,却现一道笔直的光芒直指向圣殿深处。布兰多微微一怔,没想到自己歪打正着,信标所指示的方向竟然真在亡月圣所之中。

不过他有些奇怪的是,终焉之座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看起来这里也说不上安全的样子,更不用说亡月女神克莱丝早已成为了黄昏的傀儡。

他停了下来,却现一旁的小母龙也同时驻足看向圣殿之内,两人彼此回过头,对视了一眼,各自看到了互相眼中的疑惑之色。

“你想到了什么?”阿洛兹轻声问道。

“你呢?”

“还是之前那个问题,为什么青铜一族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小母龙金色的眸子里闪动着疑惑的光芒,“它们究竟是在克莱丝离开她的神国之前,还是在那之后来到了此地,众神真的剿灭了它们吗?”

“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想了想,补充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众神离世的时间其实与青铜一族的消亡是非常相近的,都是在天青之战前后。”

“我倒没想那么多,”布兰多答道:“我只是感到有些奇怪,我好像很熟悉这个地方——不,并不是熟悉神国埃琉德尼尔,而是这里有些隐含的东西让我感到熟悉。”

“你是不是曾经来过这里?”阿洛兹问道。

布兰多缓缓地摇了摇头。

众人已经越过他们两人向圣殿之中走去,但忽然之间,前面的夏尔停了下来,他回过头喊道:“领主大人,你最后来看看这个东西。”

布兰多走了过去,顺着夏尔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幽暗的大厅的中央,一个完美的女人斜坐于王座之上,漆黑长从她脑后一直垂到光可鉴人的黑曜石之上,如瀑四散,身材颀长,有若绝世的雕塑——一条长长的,宛若爬行动物一般的尾巴从长袍之下延伸了出来,慵懒地卷曲在地面上,但层层叠开的黑丝长袍并不能使这位女神有丝毫的增色,因为任何凡世的装束反而有碍于她的威严。

人们看到她时,便只剩下那一双宛若星辰一般的眼睛。

上一章  |  琥珀之剑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琥珀之剑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canalescort.com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