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武侠 • 仙侠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琥珀之剑

兴發娱乐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6-12-31  作者:绯炎
 
金红色的天空,已经隐隐有些昏暗。房间之内,蜡烛的光芒摇曳着,不时震动,从天花板上抖落沙沙的灰尘。在良久的沉默之后,德尔菲恩终于开了口。

“你说得没错,”她轻声说道:“我在害怕——”

密丝瑞尔一言不发地看着宰相千金,而德尔菲恩轻轻笑了笑:“不问问为什么吗?”

“我只是担心你,”银龙女士轻声说道:“你明明在意布兰多先生,为什么要独自一人留在这里呢?”

德尔菲恩沉默了片刻,别过头看着窗外的景色——金红的天空在她的脸上映衬出一层薄薄的光华,她紫色的眼睛仿佛反射着一丝亮晶晶的光芒。

“因为我害怕的是坦诚,密丝瑞尔。”

德尔菲恩回过头来,翩然一笑。

“坦诚像是一把尖刀,让我寸步不敢向前——”

“那一天他在人群之中向我颔首微笑,手中的那顶王冠,多像是对我的一个讽刺。”

“可我只想告诉他,我想看的不过只是他谎言被拆穿的样子。”

晶莹的泪水竟从宰相千金的脸上落下,她抿了一下嘴唇,唇瓣微微有些润泽。她化了淡淡的妆,看起来比平日更加端庄而美丽:“他为什么总是那么骄傲,甚至宁愿走上这样一条道路也不愿意向我低头,我多希望拦在他面前,可自尊心却让我无法开口——”

“德尔菲恩,”银龙女士默默地看着这个少女,开口说道:“是的,你总是不够坦率,可这正是你的独特之处。而你真正需要做到的,是应当理解他人——你应当明白布兰多先生选择这样一条路,是因为更高尚的理由。”

德尔菲恩微微一笑,擦了擦眼角。

“或许我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她轻声说道:“这是我最完美的报复,但那把锋利的匕首,插入的却是我自己的心房。”

她轻轻站了起来,与银龙女士错身而过。

“你要去那里?”密丝瑞尔回过头看着她。

德尔菲恩停了下来,回过头,轻轻一笑:“我,要去当他的王后。”

带着这句话,她轻轻走出了房间。

布兰多明白自己的时间不多,那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时间点,他只能——也必须在那一瞬间到来之际抓住机会,击杀这头世界之王——永恒的巨龙,尼德霍格。

那将是另一个世界无人做到的伟业。

但他心中此时此刻,却没有丝毫的激动。

银色的法则之线在他身后,在他脚下延伸,空间与时间之力隔绝了一切,构成了一个庞大的网络,整个翡翠之巅消失了,不再有分崩离析的山谷,不再有光,也不再有黑暗;他与苍翠巨龙之间便只剩下一片虚空,无数的银线彼此交错,仿佛构成了这个世界的全部。

那是流动的时间,与彼此叠加的空间。

它就是宇宙的本身。

代表着时间与空间之弦的法则,每一根都锁定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存在,任何流动的、不确定的,在这里都变得明晰起来。世界上不再存在其他的虚伪之物,只剩下最纯粹的法则,数不清的法则,像是悬挂于天空之中烂漫的星辰。

而每一点光芒,又与Tiamat法则,与这个世界本身紧密相连。

代表时间的轴,锁定了在任意一刻所存在的苍翠之龙,它所谓的永恒,在这个只由法则所限制的世界中被凝缩成了一个点,不再任意自由。

而每一个空间的面,则约束了尼德霍格在任意平行世界中穿行的存在性,它所谓的不朽,在布兰多的指定之下坍塌为一个扁平的表面,叠加在一张薄纸之上。

那个银色的平面继续收缩,最后两个光点彼此交叠。

苍翠之龙近乎无穷的存在性,在此一刻化而为一。或许在所有的世界之中,在所有的历史之中,自此一刻,是这头苍翠的巨龙最接近于‘有限’的状态。

一片寂静的空间之中,一人一龙,便在这交叠的点所形成的世界中对峙着。

两人的实力是如此的接近,布兰多的法则之力在这一刹那便已经接近于枯竭。时间无限趋近于停滞,布兰多明白当下一刻来临之际,便是他唯一出手的机会。

他将只有一次机会。

但思维却陷入了一个焦虑的循环之中。

尼德霍格的存在性被锁定在下一刻,而即使是再下一个刹那,那怕是一微秒的时间,它就会重新恢复不朽。那么,他应当以怎样的手段,才能在一个最基本的时间单位之内,彻底抹除尼德霍格的存在呢?

那是圣剑也无法拥有的力量——

布兰多思考着自己的手段,为了思考,他不断延伸时间之线,让时间近乎永恒地停滞在这一刻。一人一龙,就在这个静滞的状态之下彼此僵持。

他没有绝对的把握,而尼德霍格也无法动弹。

但时间总是有限的。

指针总会恢复拨动。

他的法则之力却越来越趋近于枯竭。

布兰多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是否要赌一把?他微微闭上了眼睛,心中似乎已经作出了最后的决定。但正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敲入了他的心弦。

“已经忘了我这个恶毒的女人了吗——?”

布兰多微微一怔。

在他的时间法则之内,只有他的旅法师、他的命运卡牌所召唤的生物,才能保持时间与他同步流动,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视作与他一体的。

可那个声音是谁呢,不会是梅蒂莎,也不会是希帕米拉与安德丽格。

一个光门在黑暗之中打开了。

一个女子窈窕的身形从中缓缓跨步而出。

女子温柔地看着布兰多,她穿着一身漆黑的纱质长裙,头戴面纱,可哪怕脸上带着蝴蝶状的黑色假面,那双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紫色眸子,也依旧能看出宰相千金那冷静却偏执的目光。

那是德尔菲恩。

不,或许应当说是不可近的菲姬。

“德尔菲恩?”

“是不是料想不到我会来此呢,陛下?”宰相千金微微一笑地问道。

“不,你是……”

“我是你的旅法师生物啊,”德尔菲恩轻声说道:“作为法则的一部分,响应你的召唤,不是很正常么?”

“可是——”布兰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并没有真正旅法师法则化,加入亡月的牌组之中。”

“那又如何?”

在无限静止的时间之中,德尔菲恩咯咯轻笑了起来,她笑得花枝乱颤。但紫色的眸子,却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明,温柔地答道:“只要能帮上你,不就可以了么?”

她来到布兰多身边,用带着黑纱的手套轻轻托起布兰多下巴,深邃的目光静静地看着布兰多:“不要对我抱有亏欠之心,因为我讨厌你用那样的心态对我,我明白你为什么不带上我的原因——”

布兰多终于开了口:“你不能去,德尔菲恩,我还有别的办法。”

“如果因此而牺牲了其他人呢,比如说那位银精灵小公主?”

布兰多沉默了。

宰相千金微微低下头:“果然,我在你心中远远不及你的小公主。”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布兰多答道:“可是,你还算不上真正的旅法师生物,我可以——”

“现在还来得及吗,”德尔菲恩言笑晏晏地看着他,她伸出一根指头,轻轻地点在布兰多的胸口:“你已经动弹不得了,对吧。”

布兰多愣住了,怔怔地看着这位宰相千金。

“后悔吗?”德尔菲恩轻声问道:“后悔一时心软,没有把我变成真正的卡牌生物?”

她微微一笑,“不过其实也不算什么,我要你记住,我才是你的王后。”

宰相千金轻轻低下头,紫色的唇瓣在布兰多嘴唇上印下一吻,然后抬起头来,转过身,缓缓向着苍翠之龙尼德霍格走去。

布兰多竟只能默默地看着宰相千金的背影。

这一刻他无论是否放开时间,似乎都已经注定无法改变结果。

虚空中的尼德霍格犹如一座绵延的山脉,宰相千金在它身边仿佛一粒尘埃,她回过头来,最后看了布兰多一眼。在那一刻的眼神之中,一切的爱与恨都已毫无意义,少女的眼中,只剩下含情脉脉的目光。

她轻轻地将手放在了尼德霍格的身躯之上。

旅法师的法则,在Tiamat网络之内的生物之上,展示出了它绝对的威严——

‘每当不可近的菲姬对任一生物造成战斗伤害时,击杀该生物。’

深邃的空间之中,传来一声悠长的哀嚎。

但时间重新开始流动时,一个有关于不朽与永恒的神话在此一刻终结了。就像是一个循环的终结,能量与物质,构成那位青铜之王的一切,无穷无尽地向四面八方放射开来,迸射入虚空之中。

一片无穷无尽的白光之中,黑暗世界的灯塔,翡翠的巅峰坍塌了。

整个死者之国,仿佛都沐浴在一片纯洁无瑕的白光之下,无数的能量,像是一个巨大的环,缓缓从天空之中扩散开来。一切都消失了,只有布兰多位于空间法则的稳固守护之下,而不远处,是那座黑色的祭坛。

光芒之中一件小小的物什飞了出来,布兰多下意识地接住了那东西。

那是一片胸针残存的一部分,上面是一朵紫色的罂粟花,秘银质的表面背后,刻着这样一行细小的文字:

‘赠与德尔菲恩。

——密丝瑞尔泰拉瑞丝’

布兰多默默地看着自己手中的胸针,他眨了眨眼睛,在这一物无存的世界之中,他眼睛里竟进了一些沙子。他抿紧了嘴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转身之前,布兰多最后看了一眼那一片白光的中心。

那一片纯洁无暇的光中,仿佛恬静地沉睡着一位少女的心。

然后,他回过头,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那光门之内。

那里。

将是一切的初始,也是一切的终结之地。

黑暗与虚空之中,隐约传来了轰鸣之声。

白提亚马斯好像忽然惊觉一般抬起了头来。她看了看不远处漂浮在黑暗之中的沙漏,金色的沙砾静静地流淌着,原来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这位公主的幽灵好像这才反应了过来。

她从黑暗之中苏醒了过来,眸子里倒映出一片沉沉的光芒,远处似乎是有一颗流星划过,而与之对应的,视野之中一排排培养皿中,有一盏变得明亮了起来。

“第一个。”

提亚马斯看着这一幕,淡淡地说道。

她举起手来,轻轻捋了捋额前的发丝,银色的眸子里,闪动着复杂的光彩。黑色的世界里,都沉浸在一种无声的安宁之中。

但这已经是最后的安宁了。

虚空正在震荡着。

提亚马斯拿起台子上的一个倒扣的画框——她翻过画框,粗糙的画纸上用简单的笔墨描绘着四张笑颜。而其中一个,已经模糊得近乎不可见,提亚马斯轻轻地抚摸着那个男人的脸孔,眼泪竟潸然而下,飘散于黑暗之中。

“维尔福,希望你能原谅我。”

提亚马斯的目光又扫过自己的两个女儿,变得温柔而安宁。

但最终,她还是放下相框,抬起了头来。

“开始了。”

布诺松的虚空之中,来自于十三个国度的女巫们,各自在一名传承之月的女巫带领之下,来到了这片她们国度的疆界之上。

天空中的星辰,仿佛倒映着一个时代以来的光芒。

苏菲雅抬起头来,注视着远方的银色巨狼,埃希斯的目光,显得冷冽而又有些焦躁。

“时间已经到了,”这头巨狼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之中:“苏菲雅,为什么我还是无法真正掌控Tiamat法则的力量,终焉的王座究竟在什么地方?”

但苏菲雅只是轻轻地笑了:“我也不知道。”

“你说什么?”

一声愤怒的尖啸,响彻了整个元素疆界。

但黑暗之中——

提亚马斯已经显露出了身形,她默默地注视着这场旷古之战。在她的身后,在一个久远的年代中,那里曾经被赋予了一个特殊的名字——盖亚。

大地存在的意义,便在于守护生命的诞生。

而那,正是一切希望的所在。

上一章  |  琥珀之剑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琥珀之剑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canalescort.com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