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鹤楼文学
 
首页 • 全本
武侠 • 仙侠
历史 • 军事
游戏 • 竞技
科幻 • 灵异
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黄鹤楼文学>>秦楼春

兴發娱乐


简体手机版  繁体手机版
更新时间:2018-08-10  作者:Loeva
 
许氏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媳心里存了这许多的小九九。

她只知道,今日三房的秦平之妻忽然生产,把儿媳姚氏给吸引过去了,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回来的。而孙媳妇余心兰那里还有亲家太太寿山伯夫人在,余心兰与姚氏婆媳二人有默契,不会轻易把她们与自己这个长辈有矛盾的事暴露在余家人面前,只要嘱咐到位,余心兰也同样不会出现阻拦自己。眼下正是她能顺利走出承恩侯府大门,回到娘家处理家务事的最佳时机。因此,一听说姚氏的心腹大丫头玉兰去了西府,她立刻就命丫头们做出门的准备,叫来几个有力气的仆妇,用软兜抬自己出二门上马车,一路往许家长房急驰而去。

几个大丫头里,有喜鹊这样不肯听从她号令,拼命苦劝她保重身体,其实内心已经偏向了儿媳姚氏的不忠之人,但也有鸿雁、鹦哥、画眉这类依旧忠心于她的好奴婢。许氏费点心思去说服她们,让她们相信出这一趟门,并不会真正伤害到自己的身体,也不会加重自己的病情,终于让她们配合行动了。许氏也还有几个陪房,因为被姚氏排挤而投置闲散中,但驾个车出个门,顺便跟车领路做护卫什么的,还是能办到的。她就这么顺利地出了承恩侯府的大门,顺利地到达了许家长房,也顺利地见到了侄儿许大爷、侄媳许大奶奶和侄孙许峥、侄孙女许岚等人。

她同时见到的还有许二奶奶嘴里的那位许大奶奶的姐妹,自称夫家姓吕,人称吕奶奶,带着二女一男三个孩子,两个女儿分别是十六岁与十四岁的年纪,都生得清秀温婉,看起来象是书香官宦人家出来的闺秀模样,只是穿着打扮稍稍朴素一些罢了,显然家境不太富裕,比许家的情形还不如。眼下许家长房正在重孝之中,自然也不会给他们提供什么锦衣华服,所以他们只能继续这么朴素着出来见人,与许家长房众人一道,站在二门前迎接许氏的车驾。

许氏看着吕家的两个女孩子,忽然好象明白了什么。

许大爷与许大奶奶都对许氏回来省亲一事感到万分震惊。许氏卧病已久,几乎是连病床都不下来的状态,怎么可能还能上门呢?!

许大爷对这个姑母还有几分真心,也知道在姻亲桂家对他产生了成见的时候,他就只剩下许氏这个靠山可依了。他忙凑到马车前问:“姑母怎么来了?也不事先打发人说一声,侄儿好亲自去接您。您近来身体可好?有事只管让人来唤侄儿过去就是了,何必亲自走这一趟?若您累着了,岂不是侄儿的罪过?”

许氏虽然一路都由人抬着,或是由车运载,双脚都没沾过地,但她在病床上躺得久了,这么折腾半天下来,还是累得直喘气,心里更是着急。她气喘嘘嘘地拽着侄儿的手臂,道:“若不是听说你们要峥哥儿休妻,我……我又何必跑这一趟?!”

许大爷脸色一变,忙道:“都是侄儿媳妇在胡闹,侄儿又不糊涂,怎会由得她乱来?姑母是听谁嚼的舌头?还巴巴儿地跑了这一趟。其实您唤侄儿过去问一声,就知道那都是子虚乌有之事了!”

许氏心想,若真的把许大爷叫上门来,只怕她的命令还未传出二门,就叫儿媳妇姚氏给截下来了,除了亲自跑一趟,她又能怎么办?至于消息的来源是许二奶奶这一点,她是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的。万一许大奶奶去跟许二奶奶闹,再跟二房断了来往,这因为许大老爷的丧事而好不容易有和好如初迹象的许家两房人再次分裂,绝对不是许氏想要看到的情形。

许氏也不多提,只问许大爷:“峥哥儿媳妇在哪里?我来了,她怎么不出来迎我?!”

许大爷赔着笑,心里却暗暗叫苦。昨日许大奶奶吵着要儿子休妻,虽然叫他与儿子劝住了,但许大奶奶还是看鲁氏不顺眼,挑剔着寻了个莫须有的罪名,把鲁氏禁了足,罚她去跪祖先牌位,这会子还没跪完呢。许氏来得突然,又有谁会记得去通知鲁氏一声?

许大爷只能含糊地道:“峥哥儿媳妇有些身体不适,今日就让她在屋里歇着了。”他没说让人唤儿媳过来见许氏的话,就怕许氏真个见了鲁氏,看出鲁氏身上罚跪了一夜的痕迹,自然知道许大奶奶是真的搓磨过儿媳妇了,那时候该如何交代?

许氏若有所思,以为鲁氏是因为无端被婆母责备,甚至差一点被休,心里存了怨气,所以假称有病,不肯见人。

她对许大爷道:“家和万事兴!鲁氏家世再平常,也是正经官宦人家出生,知书达礼,还是你母亲亲自挑的儿媳妇,更是亲上加亲。她若有错便罢了,既然无错,你媳妇好端端地吵着要把媳妇休了,到底是在想什么?!你们是觉得许家如今的名声很好听,是不是?!还是觉得峥哥儿做个贡士就够了,不必再考进士做官,所以也不用考虑他在读书人当中的名声了?!因为你们这两年里犯的糊涂,连累得峥哥儿都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却至今还不能醒悟。他这样的好孩子,从小到大,就没叫人操过心,怎的就这般命苦,摊上你们这一对糊涂父母呢?!”

说着说着,许氏的眼圈都要红了。她是真的为许峥心疼!

许峥在旁听得,也跟着鼻子发酸了。母亲忽然要求他休妻,他心里也是一万个不愿意,偏偏又不能违逆母命,正难过是要死要活的。若不是父亲也不同意他休妻,愿意帮着他劝说母亲,他都想要抛下家里这一堆烂摊子,到祖父祖母坟前结庐守孝读书去了!他知道母亲是为了他好,可是……无故休弃元配妻室,这真的不是士人君子应该做的事呀!

许大奶奶见状,心里先虚了一虚,但随即又理直气壮起来。她做错了什么?只是一心为了许家好,为了儿子好罢了。鲁氏从一开始就不该给她做儿媳,若不是挑中了这么一个晦气的媳妇,许家也不会落魄到如今的境地了!就算是要被外人骂刻薄婆婆,她也无怨无悔。她做的一切,都对得起许家列祖列宗!

许氏见许大奶奶一脸坦然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神气什么?!咳……好好的为什么要把儿媳妇休了?你总有个理由吧?总不能是因为你如今来了两个年轻美貌的外甥女儿,便觉得儿媳妇碍眼了,一心要把她赶走了,好给你外甥女儿腾位子?!”

许大奶奶愣住了,下意识地看了吕奶奶和吕家的几个孩子一眼。她先前并没有想到这个可能,只是偶然听了吕奶奶说了些夫家是因为娶了一个八字不好的年轻媳妇才会败落,害得他们母子不得不千里迢迢上京投亲的话,联想到自家身上,才会觉得鲁氏也晦气罢了。她当然没打算让吕家的任何一个女孩儿嫁进来给自己做儿媳妇。连鲁氏这样正经的六品官之女,她都嫌家世低,更别说是早已败落了的吕家!休了鲁氏之后,许峥只要在两年后的殿试顺利高中进士,最好是中个头甲,那就根本不缺高门大户之女垂青。他再怎么样,也是曾经得到过宗室贵女钦慕的青年才俊呢!

不过许氏这话一说,许大奶奶马上就想到了自家姐妹的用意可能不那么纯粹,但没关系,吕奶奶的话确实有道理,反正她又不会看中吕家姐妹,自然也不会动摇自己的想法。

许大奶奶对许氏说:“姑太太这话说得太过了。我要儿子休妻,自然是因为儿媳妇不好。这与我娘家外甥女何干?”

吕奶奶迅速拿帕子掩了口鼻,哽咽道:“承恩侯夫人怎能无端污蔑我的孩儿?!我知道我们吕家如今败落了,不敢跟承恩侯府相比,但我的女儿都是清白人家的闺女,一向规规矩矩的,虽然夫人身份尊贵,也没有黄口白牙就污蔑人家女孩儿的道理!”边说边哭,还一副不堪承受打击的模样,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吕家姐弟本来还跟着哭的,见她晕了,顿时慌忙去扶人。许大奶奶也不知道姐妹是真晕假晕,见状也只能吩咐丫头婆子们,把吕家人送回客房去。她不放心,也许还有点儿想要逃避许氏的意思,也要跟着去,却被许氏叫住了:“忙得什么?吕家人不过是来投亲罢了,我却是你的长辈。你要丢下长辈去看自己的妹妹,礼数都忘光了么?!”

许大奶奶只得忍着气留了下来。但她的脸板得紧紧地,根本不打算因为许氏的几句话,就改变自己的主意。

许氏见她这样,又是一番生气:“你在我面前摆什么脸色?!无缘无故要把儿媳妇给休了,你还有理了?!你敢说你真的不是为了吕家的姑娘么?!”

许大奶奶道:“姑太太多虑了。吕家姑娘连嫁妆都没有,还指望我帮衬呢,我又怎会要这样的儿媳妇?我又不傻!”

“那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叫峥哥儿休妻的?”许氏道,“鲁氏哪里不好了?自进门以来,一直对你们夫妻孝敬有加,端庄柔顺,也为你公公披麻戴孝了。只有不知礼数的人家,才会把这样的好媳妇休弃!”

许大奶奶挭着脖子道:“她八字不好!会连累夫家!自打定下了她做峥哥儿的媳妇,婆婆忽然就病逝了,公公也中了风,峥哥儿好好地读着书,会试居然考得一塌糊涂!岫姐儿本来说得一门好亲,如今却不但随夫婿赴了外任,夫妻俩还生了嫌隙!就连桂家要给我们大爷谋官,也是诸多不顺。这些事可都是在定下了鲁氏之后,才发生的。还不是她害的么?就算姑太太骂我,今儿我也非得叫峥哥儿把鲁氏休了不可!一时被人说几句闲话不打紧,只要把晦气东西赶出家门,今后许家才能事事顺心。否则,留着鲁氏继续在家里作祟,只怕我们一家都要被她害死了,峥哥儿还谈什么前程?!”

上一章  |  秦楼春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架后可以自动记录您当前的阅读进度,方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搜索引擎输入 "秦楼春 黄鹤楼" 就可以找到本书
其他用户在看:
黄鹤楼文学 - 免费小说阅读网 www.canalescort.com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